我永遠為你祈禱

2018-09-19 09:50:20 963
  在天主教家庭,祈禱成為我們這個家重要的精神支撐力量,當年我到屏東去念軍校,父親送我去台北火車站坐車后,清晨回家的路上,到教堂參加第一場彌撒為我熱烈祈禱,讓我感受到父親的鐵血柔情,而在我和四個孩子的……
廣告贊助

  在天主教家庭,祈禱成為我們這個家重要的精神支撐力量,當年我到屏東去念軍校,父親送我去台北火車站坐車后,清晨回家的路上,到教堂參加第一場彌撒為我熱烈祈禱,讓我感受到父親的鐵血柔情,而在我和四個孩子的互動中,祈禱總在我們最脆弱的時候起了關鍵作用。

  黑立?是我和太太生了兩個男孩后,家裡唯一的女孩,我們非常開心迎接她的到來。不過她兩、三個月的時候,不知道得了什麼皮膚病,一洗澡,整個澡盆都是身上掉下來的皮膚屑,把我和太太嚇壞了,糟糕的是我們帶她去看醫生,連醫生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我們天天幫她塗藥膏都沒有用,實在束手無策的時候,因為太太在一家天主教的醫院工作,於是我和太太每天下班后,就到教堂替黑立?祈禱。

  說也奇怪,黑立?這個不知是過敏還是皮膚病的癥狀慢慢的就消失了,後來也沒有對她的健康造成任何影響。天下父母心,我們總是擔心孩子、為孩子的一生焦慮,但有時候借著祈禱,其實是將自己有限的力量與大自然的無限力量結合的最好方法。

  黑立?大學畢業后就和先生Tim結婚,他們生了兩個男孩后,還想繼續懷孕,因為她想生個女孩,這時我和太太終於忍不住說:「生兩個就好了,帶孩子這麼辛苦,也不見得第三個就一定是女生啊?」結果黑立?回我們一句:「那你們呢?你們幹麼生四個?」讓我和太太啞口無言。

  黑立?還是懷孕了。而且真的是女孩,不過有一天醫院突然緊急通知我們,因為立?懷第三胎時已經三十三歲,醫院做檢查的時候,發現小孩唐氏症的機率偏高,這個消息讓我們全家都陷入低潮。那時胎兒已經四個月左右,最後我們決定大家為黑立?祈禱,不但請熟識的神父修女祈禱,還到台南鹽水鎮的聖佳蘭隱修會,請終生在教會隱居服伺天主的修女幫立?祈禱,一家人的心情就在忐忑不安中,等待下一次檢查的時間來臨。後來立?接受第二次的檢查,確認胎兒應該沒有問題,大家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,等到寶寶出生,是個可愛的女孩兒。我們把黑立?剛出生的照片拿出來對照,這個小寶寶簡直跟黑立?小時候一個模樣,也不禁讓我讚歎生命的神奇與美好。

  一般人認為,家中的老么會比較嬌生慣養,但小兒子黑立行從小就很乖巧,一點都沒有恃寵而驕的樣子,幼兒園的時候,他午睡時間會幫老師準備作業材料,所以老師們都說立行是幼兒園的寶。從小他就很有自信,而且對人開放而友愛,幾乎所有的人都說他好可愛,很喜歡跟他親近。

  立行在美國念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因為有疝氣必須開刀,當時太太百齡在台灣,我一個人在美國念書,於是我帶立行到醫院住院,準備隔天開刀。當天晚上我聽完醫生的指示后,就先離開回家了,結果第二天早上我跟他見面的時候,立行說:「爸爸,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哭了,因為我還是很怕一個人睡覺。」稚嫩的臉龐讓我心疼不已。要進手術房前,立行躺在病床上,我和醫生一起推車,開刀前,我彎腰下來看他,那時他用小手抱著我,親了我一下,聲音雖然有一點變但沒有哭,後來他的病床往前移動的時候,我看到他趕快在胸口畫了一個十字架,祈求天主保佑他平安。我看他有些害怕卻虔誠祈禱的表情,真的很感動。幫他推車的那個護士,也說很少看到一個六、七歲的小孩,這麼聽話懂事,開刀不但沒有哭鬧,還會祈禱祈求平安。

  祈禱在我和立行之間,是我們共同的親密儀式。以前我們住在花園新城時,每天會送立行到幼兒園,一路上都是山路,車子也很少,所以我開車時,他會低頭、雙手合十,我們兩人一起為自己為家人祈禱,或許這樣的祈禱習慣,讓他在緊張害怕或是重大事件及抉擇來臨的時候,會求助於信仰的力量。

  透過祈禱,讓孩子臨危不亂、能夠用平靜的心面對挑戰,我很高興能在立行幼年的時期培養他祈禱的習慣,對他的EQ也有很大幫助。

  

xyz  xyz